在肚子感觉到一股隐隐的腹胀之后

皇宫前的广场上,明朗会会长日比和一等11人面对皇宫跪成一排,声嘶力竭地高呼天皇陛下万岁,然后一起剖腹自杀。倒在血泊中抽搐挣扎的自杀者中,还有一位妇女。而在东京代代木...


  皇宫前的广场上,“明朗会”会长日比和一等11人面对皇宫跪成一排,声嘶力竭地高呼“天皇陛下万岁”,然后一起剖腹自杀。倒在血泊中抽搐挣扎的自杀者中,还有一位妇女。而在东京代代木练兵场,大东私塾的13名学生也一齐剖腹自杀……

  就是直奔着他来了……宫野真守回到小屋,死人财果然才是最好赚的吗?宫野真守满足的摸了摸贴身放着的纸币和首饰,虽然这个衣服上也有着些微的汗臭味,早就大半夜了。宫野真守又发现了一个惊异的变化,在尸体内的幽光居然都向他飘了过来,折腾了这么久,精疲力尽的宫野真守现在只希望睡一个好觉!比划着套在了自己的腿上,他穿着有种肥大一般的不协调。就开始在厂长房间的衣柜里面搜索起来。里面还留下了不少衣服,目标很明确,

  在整个房间翻箱倒柜之后,宫野真守用死去了的厂长身上的钥匙打开了一个铁箱子里面弄出的钱财和首饰,又加上,零零碎碎,从其他的工友房间和身上摸索出来了总共大概五百万日元的纸币。

  但是这些都不要紧,最主要的是搜刮一点钱币作为以后生存的需要。现在厂里面所有人都死了,也没有人会管他到底拿了多少东西,这种好时候要是不抓住,难道以后又到另一个地方给别人当童工?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宫野真守好像能够看见周围的灾难和死亡。而且能力随着幽光越来越多的进入而逐渐变得清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留下斑斑的血迹和被砍破了的外衣。

  “真是悲惨啊,哪怕如此艰难生活依然成为了日本战败的殉葬者吗?”宫野真守喃喃自语。屋子里面的录音机仍然播放着天皇的公告。

  在肚子感觉到一股隐隐的腹胀之后,宫野真守不舍的看了看周围四散的幽光,回到了刚才自杀的房间。他是一个孤儿,自然自己的房子,只能作为童工借宿在老板提供的房间里,奈何工厂的主人是一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在战败之后便绝望的召集了所有工人玉碎自杀。奈何原本不想自杀的宫野真守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最后的画面就是狞笑着的厂长在宫野真守的哭泣求饶中一刀捅进了这个年仅14岁孩子的肚子。

  “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取非常之措施,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

  这是什么东西?宫野真守心里陡然一惊,深渊意识?好像什么东西反馈在脑海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死过一次的原因,重活过来的李军陡然发现,自己的身体里面竟然夹杂着一丝丝最为弱小的深渊意识。而原本将要消散的它却因为一个日本军人的死亡,在濒死的前一刻得到了珍贵的一抹甘泉。

  看着周围死气沉沉的日本市民,宫野真守突然涌现着一股股异常饥饿的感觉,这并不是身体上的需要,而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渴求。显然,身体内的深渊意识正在不断的催促着他去获取更多从日本军人身上得来的幽光。身体里的潜意识也在隐隐的警告着他如果不满足它的需要的话,可能他会发生某种后悔的事情。

  只是大人的尺寸实在太大,沉沉的进入了梦乡。宫野真守先找出了一条厚实的牛仔裤,忽然。

  宫野真守冷漠的看着旁边一位军人打扮的中年人在高呼天皇万岁之后将一把武士剑插入了自己的胸膛。可是他惊讶的发现,不过一会儿,尸体内部竟然冒出点点星光散逸了开来。

  “盖谋求帝国臣民之康宁,同享万邦公荣之乐,斯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眷眷不忘者。前者,帝国之所以向美、英两国宣战,实亦为希求帝国之自存与东亚之安定而出此,至如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他国之领土,固非朕之本志。然交战已阅四载,虽陆海将兵勇敢善战,百官有司励精图治,一亿众庶克已奉公,各尽所能,而战局并未好转,世界大势亦不利于我。”

  宫野真守,这是这具身体的名字。一对中国商人夫妇因中日战争的爆发被日本浪人杀死,伪装成为了一个日本孤儿艰难生活。可是却在日本战败后在日本人的相互邀约中被强迫杀死。

  那些幽光是灵魂吗?宫野真守不太清楚,只是他知道今天很可能有个大收获。天皇下诏停战以后,“尊攘同志会”的谷仁川等10名会员在东京爱宕山发表激情演说,呼吁抗战到底,最后互相拥抱,拉响一颗手榴弹自杀,一大滩血肉模糊的残肢断臂混在一起,以致无法辨认。

  “滴,滴,滴。”那是水声?是谁家的水龙头没有被粗心的主人关上?在一大滩血泊里,一个身上沾满鲜血的男孩儿面色苍白的站立了起来。首先用身上的衣服使劲捆绑了肚子上还在流淌血液。坐在地上喘了一口气。对于面前十几具尸体的惨状视若无睹。努力地消化着脑海中的记忆。

  李军距离那两个行尸大概是两米左右,那些幽光往上飘着,却在半路上散逸了许多,最后李军发现这些幽光直接进入了自己的身子。被体内什么东西给吸收了,而他身上原本灼热的伤口在这之后竟然舒服了许多,好像是被什么清凉的药膏包裹,血肉快速的生长着,带来一点麻麻的味道。

  走出大门,现在宫野真守明显感觉自己肾上腺素正在强烈刺激自己的肠胃,而他的牙齿也有些不自控的轻微颤动,可总算还保持着平静、冷静,对着眼前活生生的路人吞咽了一下口水,李军用理智压制了身体饥饿的冲动开始寻找自己的‘食粮’。

  望着典型的榻榻米、障子门以及自身的日式打扮。宫野真守茫然无措,踉跄着站立起来用木勺喝了一口水。举国哭泣,万民默哀,行走在路上,不断的看见路人向着天皇方向下跪,老人小孩儿相约一起奔赴黄泉。

  他们的投降并不是因为之前的过错而后悔,正如天皇公告所说一亿众庶克已奉公,各尽所能,而战局并未好转,世界大势亦不利于我。竭尽全国之力,然而天意如此,莫能奈何。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